太极导引功 *ST步森内斗引深交所关注 五大股东直言实控人赵春

当前位置: 【资兴经济】 > 资兴资讯网
作者: 资兴经济 分类: 资兴经济 发布时间: 2019-09-23 14:13

  

  华夏时报()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随着退市大限的临近,留给*ST步森(002569.SZ)的时间不多了,*ST步森股东“内斗”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再次升级。

  8月19日晚间,步森股份发布一则《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公告中除股东北京东方恒正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称“东方恒正”)外,步森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张星亮、孟祥龙、张旭5名股东均直言“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

  由于董事长赵春霞滞外不归,*ST步森此前公告是说赵春霞“在境外接受治疗,无固定居所。’ “跑路”的说法从公司公告中而出,无异于在P2P平台“爱投资”的投资人中扔下一颗炸弹,也让赵春霞在股东内斗中失去了一定的“筹码”。

  知名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实控人跑路,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迫在眉睫。若确认跑路消息,股东联名提议罢免的需求会更为强烈。“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实控人影响重大,主营业务无法有效扭转局面,则需要对公司管理层进行一次洗牌,投资者合法权益与股东利益是关键所在。”

  六大股东一致要求罢免

  在已经被*ST的情况之下,决定步森退市与否只剩下一个季度。涅盘重生还是一退了之,摆在步森面前的是两条路。

  最近,*ST步森的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再次要求罢免董事会、选举董事、监事。

  8月14日晚间,*ST步森公告披露称于近日收到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向监事会提交的《关于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的函》,东方恒正提请选举王春江、杜欣等6人担任公司非独立董事,提请选举邓大锋、高鹏担任公司非职工代表监事,并提议将上述提案提交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ST步森监事会在公告中则回应称,关于提名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和提名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的两项议案,存在“事实上难以操作”等理由,不同意将本次临时提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审议。

  随后,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步森发关注函,要求对公司股东大会拟审议罢免全体董事、监事的议案而未同步选举新任董事、监事等事项进行详细说明。同时要求东方恒正及其他提出罢免及选举董事、监事议案的股东说明相关股东之间是否存在以扩大所能支配的*ST步森表决权数量为目的的协议或上述股东是否互为一致行动人及其理由。

  这次提出罢免的股东中,资兴经济东方恒正持股16%,步森集团、重庆信三威、张星亮、孟祥龙、张旭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82%、3.13%、1.57%、4.31%、3.00%。

  这6名股东均回复深交所称,不存在以扩大所能支配的*ST 步森表决权数量 为目的的协议或其他安排,公司与其他股东之间不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这6名股东均将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交免去赵春霞等董事及监事等原因归咎于赵春霞领导的董事会无力扭转上市公司经营恶化的局面,赵春霞本人跑路,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等。

  东方恒正在公告中更是表示,自通过司法拍卖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后,中小股东对上市公司目前情况非常担忧,对现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严重不满,强烈希望尽快启动管理层更换,尽快改善上市公司经营情况,最大限度争取扭亏为赢,摘星脱帽。

  从治病到“跑路”

  从去年开始,赵春霞已经出国不归了。作为爱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实控股东,赵春霞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自己控制的网贷平台爆雷。在出国后不久,赵春霞控制的“爱投资”平台开始出现逾期。据中国互金协会信息披露系统显示,爱投资项目逾期率高达91.31%。

  逾期后,爱投资曾先后通过债转股、成立债委会催收、债权易物、债权合并、成立SPV等多种方式来来化解债权,但都收效甚微。爱投资还曾多次以公告和直播的形式公开“追债”,并对欠款企业提起诉讼,银河生物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均牵涉其中。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17日,平台累计起诉借款企业157家,涉及金额超过46亿元。

  目前,爱投资官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1日,爱投资当前出借人数9.58万人,借贷余额129.09亿元,逾期金额111.1亿元,累计代偿金额54.84亿元。

  6月初,爱投资传出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引发监管关注。6月13日、6月17日,浙江证监局、深交所分别下发监管问询函与关注函,要求*ST步森核实爱投资被立案调查的媒体报道真实性。6月18日,*ST步森分别回函浙江证监局和深交所,称赵春霞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疗,截至公告发布之日,爱投资平台没有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彼时公告还坚称,赵春霞未至证监局参与谈话是由于其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疗,但一直与证监局监管人员保持正常、及时的沟通。至于目前在哪个国家及回国计划,公告称其目前正在境外接受治疗,并无固定居所。公告表示,赵春霞待疗程结束病情稳定后将尽快回国。

  在等了几个月后,赵春霞仍没有回国,而上述5股东索性在公告中称“赵春霞跑路了。”

  股民呼吁保壳为重

  事实上,东方恒正要求罢免赵春霞等董事职务并非股东方第一次提出。6月21日,太极导引功*ST步森收到合计持股14.7%的5名股东联合发来的《关于请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函》。各股东提请公司董事会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董事长赵春霞,总经理、财务总监封雪,非独立董事柏亮、苏红、李鑫、孟繁琪,监事潘祎、韩佳。

  不过这一请求被否决。*ST步森7月2日发布的对股东提议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回函说明公告称,董事会认为,目前暂不具备召开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及审议相关提案的条件,不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赵春霞是2017年进入*ST步森,当年10月,徐茂栋的睿鸷资产将所持的步森股份16%股份转让给安见科技,同时向安见科技委托其持有的剩余13.86%股份的投票权。交易完成后,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合计控制公司29.86%的投票权,安见科技的掌控者赵春霞成为步森股份实控人,睿鸷资产变为第二大股东。

  自从赵春霞入主步森股份之后,步森股份股价就遭遇了断崖式暴跌,盈利直线下滑。2017年,步森股份净利润由以前年度的盈利变更为亏损,2018年更是亏损高达1.93亿元,致使2019年4月上市公司股票被*ST。

  面临着越来越临近的退市期限,不少投资者开始表示,要“行动起来救企业”,不能再任由现任管理层“折腾”下去了。

  有法律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确定要在9月2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商议罢免赵春霞等人,但是截至目前,公司仍然不同意同步选举新任董事、监事。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即使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各项议案,但在没有候选人的情况下,仍会由赵春霞把控着上市公司。这种行为,像是自己大势已去时,还要将上市公司一起拉来垫背。

  值得一提的是,*ST步森8月21日发布监事会对《关于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的函》所做答复之法律意见书,其中提到考虑到东方恒正现为本公司第一大股东,自其取得本公司股权后,屡次向本公司提出改选本公司全部非独立董事及非职工代表监事事项,严重影响本公司正常经营运作。东方恒正对《公司章程》的修订建议,显然系其为改组本公司董事会及监事会提供方便之举,却以严重缩短公司中小股东对公司董事、监事候选人的任职资格、履职能力进行调查的时间为代价,涉嫌损害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对于公司股东间的内斗,有投资者看不下去了,纷纷呼吁:想要自救已经不能再指望赵春霞及现任董事会,必须通过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对现有董事会改选,让有能力拯救公司的人和机构入住,让公司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最终实现保壳的目的。“*ST步森当前面临退市的风险,在保壳仅剩一个季度时间的情况下,退市风险似乎愈加严重,再不停止内斗就晚了。”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资兴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