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近身保镖_负利率是拯救经济的良药还是毒药?

当前位置: 【资兴奇闻】 > 资兴资讯网
作者: 资兴奇闻 分类: 资兴奇闻 发布时间: 2019-09-20 14:03

  

  陈九霖

  今年以来,为了应对经济下行的风险,已经有几十个国家降息,或者,将利率保持在历史低位。美国银行甚至认为,3个月后的2020年,全球将迎来“千年不遇”的低利率。然而,相较于低利率来说,更值得关注的却是负利率。

  如今,欧洲各国纷纷加入负利率大军,开启了负利率时代。据统计,目前,世界各国已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国债。其中,比利时、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国的10年期主权债券收益率都已经进入负值区域。

  从2008年7月起,欧洲央行的隔夜贷款便利利率,从5.25%一路下调至2014年8月的0.3%,存款便利利率从3.25%下调至-0.2%,并于2015年进一步下调至-0.3%。瑞士、瑞典、丹麦三国也实施了负利率。其中,瑞士于2014年12月将瑞士法郎3月期同业拆借利率下调至-0.006%,正式加入“负利率大军”;早在2012年7月,因面临欧债危机以及国际资本大量涌入的压力,丹麦等国就已进入了负利率时代。

  目前,普遍的观点认为,本轮负利率是针对全球量化宽松的补救措施。由于量化宽松后并没有导致资金流入实体,银行系统出现了逆向选择,大量的资金滞留在金融系统中。因此,欧洲和日本一开始都是想通过零利率来刺激银行放贷,倒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耶伦和鲍威尔先后执掌美联储后,制造了一轮新的货币紧缩周期。后来,美联储的降息,又导致早已不堪重负的欧洲,在零利率之上挣扎后迅速转负。日本也紧随其上。

  在美国,2008年,在小布什执政的最后一年,次贷危机的爆发,导致了全球的金融危机。接任格林斯潘的伯南克,领导美联储开启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随着美联储连续推出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联邦基金利率快速降至零利率附近。在随后的时间里,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长期处于0-0.25%的最低水平。

  前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认为,美国出现负利率只是时间问题。他说:“现在几乎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负利率,在美国也将变为可能,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为什么格林斯潘会这么说呢?大家都知道,如果每一次加息和降息的幅度差不多,利率就还有操作的空间,不至于走向零利率和负利率。但是,资兴奇闻为什么美联储却不这么做呢?在早些时候,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试图加息,但是,却遭到了包括来自特朗普总统反对、美股崩盘舆论和经济通缩等各种压力。

  降息世人皆大欢喜,加息则让人煎熬。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依据通货膨胀率、失业率以及金融稳定这三个指标而制定的,而不是联邦政府的命令或者其它宏观经济目标而决定。美联储自沃尔克时代开始,逐渐摆脱了白宫附庸的形象,市场威望聚升。后来,美联储的一系列改革,尤其是90年代的单一目标制,使得美联储的独立性大大增强。所以,每当经济走强,通缩显现,失业率上升,美联储就会开启宽松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增长。虽然美联储每一次降息的幅度都比加息幅度高,但是,经济就像一头“老牛”一样,不管怎么刺激都只是缓慢地增长,而且,每一次刺激的幅度都要大于上一次才能起到作用。事实上,为了保持增长,其加息的幅度不能过高,因为经济就像大病初愈的“病人”,稍微加息就可能倒地不起。更要命的是,美联储越是降息,这个“人”的体质就会变得越差,从而导致美联储越是不敢加息。最终的结果,就是走向零利率甚至是负利率。

  那么,负利率是拯救经济的良药还是毒药呢?

  曾经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认为,如果财政政策能够分担央行稳定经济的压力,负利率则是完全有益的。不过,早在三年前,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就坦言,自己活了80多年也没料到有负利率,称它是个“奇迹”。他认为:“负利率不代表着世界末日,只是希望能活得久一些,从而有更多的时间了解负利率。” 而银行圈和资本圈,对于负利率则是普遍悲观的。“负利率是毒药”、“负利率是量化宽松的延续”、“负利率预示着危机即将到来”等言论,已经成为了主流。

  那么,负利率到底会有什么后果呢?

  在信贷市场上,有两类企业是银行不敢轻易放贷的。一类是可以接受极高利率的企业,这类企业一旦出现资金链危机,极其需要资金输血,甚至不惜向高利贷商借款。还有一类是,只能接受极低利率,甚至是零利率的企业。这类企业往往缺乏核心竞争力。但是,在负利率的背景下,银行只能接受这两类企业。这种贷款的需求是极差的需求,属于次级贷款。用负利率去供养它们,无疑是违背市场规律。一旦利率提高,这类企业就会出现亏损,引发债务危机。虽然低利率或负利率解决了企业融资成本问题,但是,也在极大程度上加大了银行的风险。同时,这样的次贷越多,利率和货币政策就会出现被掣肘的情况。另外,负利率也意味着放贷方的损失。德意志银行的艰难,再次证实了负利率对于商业银行的冲击。利率的降低,导致越来越多的资金从储蓄银行转向投资银行,投向股票及其它高风险金融资产。这种情况无疑会恶化商业银行的资产,从而冲击银行的风险体系,加剧金融市场的资产泡沫。

  再看看宏观事实吧!日本实行负利率,就是为了让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把钱花出去,以便重现日本经济增长的活力。但是,效果并未展现。按照IMF的预测,2019年日本GDP或将仅仅增长1%;而按照欧盟委员会的预测,2019年欧元区整体仅增长1.2%,法国约为1.3%,德国只有0.5%,意大利甚至只有0.1%……美国接近零的利率,维持了6年之久。而其结果却是,这轮零利率并未真正地刺激经济的上涨,小说 近身保镖反而导致了美股、美债的暴涨,房地产价格再度恢复,普通民众的购买力出现了大幅度的变相缩水。

  总之,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降息这样的刺激手段,对经济的作用只会越来越小,随着刺激手段的减少,货币贬值可能就会成为一种新的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恶性循环,周而复始。

  

陈九霖:博士学位,现为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和董事长。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央企业中国航油集团副总经理、上市公司中国航油(新加坡)公司总裁、中资企业(新加坡)协会会长,中央企业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资兴资讯网